她还是第一次遇到会怀疑她的人

峨嵋虽然是修真门派,可是在世人眼中,它的景色才是它的成名之处。一路行来,杨天已放松了许多,既然强求不来,不如安心而往。这个心境上的转折,看似他心性使然,其实是他想通了,毕竟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,说不定还能成为大英雄,这样一想之后,他又高兴了起来。一旦有了好心情,便有了观景的闲情逸致,可惜龙屠云他们有事在身,急着带杨天回去,根本不让杨天有机会慢慢欣赏,在众人疾步赶路之下,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峨嵋。一向师太对是在厢房里召见杨天的,只见一向师太盘坐于蒲团之上,面容清秀,年龄似乎不大;她默默观察杨天,杨天也在观察她。“你就是杨天?”她问道。“妳是谁?”杨天非但没有回答,反而问道。“这是我师父,一向师太。”龙屠云立即答道,他这么说还有暗示杨天的意思,因为杨天不见礼也就算了,还问的这么直接,让他又急又有些怒意。“妳真的是一向吗?”杨天没理他,继续问道。“哦?那我是谁?”一向师太笑道,她还是第一次遇到会怀疑她的人。一向师太问的这么直接,反而让杨天有些踌躇,因为杨天在地府遇过幻王,更因为他是现代人,所以当他想通一切时,所附加的想法就是不相信任何一个人。如果这是游戏,那么杨天相信眼前之人即是一向师太,可是这是真正的古代,真正的古人,没了数字做准则,杨天不知道到底谁是好人、谁是坏人?他觉得自己瞬间变成了瞎子,幻王就是一个惨痛的教训。他见一向师太满头秀发漆黑明亮,分外惹眼,便开口问道:“为什么妳会有头发?”“哦?为什么我不能有头发?”一向师太反问道,龙屠云他们闻言一惊,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自己的师父自称为“我”。杨天开了口,反而安下心来,他又说道:“我听说你们不是应该剃发吗?”“哈哈……”杨天的问题与紧盯的目光让一向师太笑出声来。龙屠云他们又一惊,因为身为掌门的一向师太,即便是笑,也只是微笑而已,他们还从未见过她笑成这样。过了一会儿,一向师太的笑声停了,但是她脸上仍是难掩笑意的说道:“傻小子,剃发的是佛门中人,你见过我们道家有谁剃发吗?你师兄吗?”一向师太带着笑意的幽默话语让杨天的脸一下子胀红了,他暗骂自己怎么这么粗心,这可是常识啊!瞬间便将所有的话全吞回肚子里。这会儿就连龙屠云也是笑盈盈的,佟晴儿更是憋得辛苦,如果不是一向师太在场,他们恐怕早就大笑出声了。一向师太说道:“孩子,你随我来;屠云,你们也来。”她说完之后,便起身带杨天往后山而去。一向太边走边说道:“我已知晓你的事情了,现在我想看看你的修为如何?”杨天一进门,一向师太就看出他的修为了,因此她更是不解,因为这与她的想象差太远了;她看杨天的资质不算太差,又这么……这么纯朴直率,修为怎么会比自己的徒弟还差。而杨天对一向师太要自己演武之事非常不解,可是人家都开口了,他也不好拒绝,更怕出笑话。他无奈的借了一把剑便武了起来,杨天十分努力的将自己所知的招式都使出来,可是平日太松散的结果,导致他演武的很差劲,不是忘了招式,东拼西凑,就是忘了呼吸,憋得满脸通红。一向师太看了,眉头越皱越紧,因为她看出杨天没有受过有系统的教导,就连龙屠云他们看了也忍不住偷笑;看到众人的反应之后,杨天的心更乱了。“接招。”一向师太喝道,她还想试试杨天的身手,一出手就是一招“探云手”。杨天一阵手忙脚乱,根本接不住一向师太这突如其来的一招,一击之下立即飞出去,跌了个四脚朝天。“你走吧!”一向师太说道,叹息的摇摇头,放他离去。杨天不知道一向师太的心理变化,只觉得她很莫名其妙,千里迢迢把自己找来,打了他一掌之后就放他走,虽然他没说什么就离开了,可是心里却有些气恼。“哎哟!是谁打老子?”杨天刚走到山腰处,头上便被打了一下,他心情正不好,此时又无缘无故被打,气得他大骂;可是他望了望四周,一个人影也没有,只好继续往山下走。“谁?”没想到他才走没几步又被敲了一下,杨天更生气了,转头四处张望,可是这附近的确一个人也没有,他只好放弃。这次杨天才刚转过头就听见一道破空声,可惜他还是没躲过,不过他却找到了暗器──野果子,以及树上的凶手──峨嵋灵猴。只见那群猴子好似咧着嘴对他直笑,他知道这里的猴子惹不得,虽然憋了一肚子闷气,可是却不敢反击,只是对牠们喊道:“畜生,再捣蛋的话,老子扒了你们的皮。”杨天知道自己惹不起这群猴子, 香港精准平特一肖却爱逞口舌之利, 香港六合心水资料网他认为牠们再聪明也只不过是猴子, 香港彩坛一肖中平特所以他便放心的叫嚣, 香港一肖中平特公式谁知峨嵋的猴子竟然懂得“畜生”二字是什么意思。他才刚转头,天上便降下漫天果雨,原来猴群生气了;而抱着头躲避野果袭击的杨天也生气的叫道:“畜生!老子非剥了你们的皮不可。”他叫完之后拔腿就追,猴群则是纷纷飞掠开来,一边跑一边继续扔着野果,可怜杨天这个修真者,没了飞剑可以使唤,连猴子也追不上,再加上此处山林茂盛、枝叶繁多,才一会儿功夫,他身上的衣服便成了乞丐装。他身上虽然有众多法宝,可惜当时他忘了问怎么使用,所以现在他有法宝和没有法宝并没有太大的区别;最后杨天被猴子们打得惨兮兮,顾着逃命,连仇也不报了。此时,树林外有一个女子身穿丝绸彩衣,手持玉石牌,气定神闲的模样好像早已等候许久似的。杨天抬头一看,正是百花仙子卢望水,一见到认识的人,他跑得更快了,一边大叫道:“卢望水救我!”卢望水甜甜一笑,上前一步,说道:“前辈怎么如此狼狈?”杨天此时不再说话,只能指着后面的追兵,只见几百只猴子奔跑着追在杨天身后,那种场面壮观的让杨天脸色发白。卢望水又上前几步,挡住了猴群,猴子们见状也停了下来。杨天不由得在心中骂道:“他妈的,一群色猴子。”接着,卢望水取出一个青瓷瓶,倒出一粒丹药,递给猴王。猴王嗅了嗅,知道那颗丹药是好东西,手一摆,又站出四只猴子,猴王用手一一指过,伸出了四根手指。杨天今天算是见识到了,没想到猴子不仅会威胁人,而且还会讨价还价。卢望水只好又给了猴王三粒丹药,猴王高兴的取走之后便开始分药,可是无论牠怎么分,就是少了一颗丹药,不由得急的抓耳挠腮。杨天在旁边看到之后,骂道:“蠢猴子,忘了你自己了。”这句话正好被卢望水听见,她说道:“前辈打算再来一场人猴赛跑吗?”想从卢望水身上要东西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如果这群猴子不是峨嵋山的灵猴,她早就杀了牠们,可是牠们偏偏是在峨嵋山;再说,她还没有那个胆子跑到峨嵋来杀生,不过小小报复一下也是应该的,猴子们果然因为分药不均而打了起来。杨天休息了一下,说道:“扶我起来。”不是他爱摆架子,内幕资料他实在是被猴子们追的腿软了。卢望水笑了笑,没有嫌他脏,只是扶他起身时,在他耳边问道:“不知前辈何时开始一统三界啊?”杨天听了句这话,腿一软,差点跌倒,如果不是有人扶着,他大概早就倒下了;在知道自己确实身处古代之后,他根本不敢有这种非份之想,只能傻笑道:“算了,算了……”卢望水故作惊讶的说道:“算了?前辈真是好气魄!那小女子的法宝……”杨天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还给妳吧!”说着完之后便把法宝一件件取了出来,他不是不心痛,可是现在他谁也惹不起,只想赶快了事,然后躲得越远越好。“小女子谢过前辈了。”卢望水故作姿态的说道,笑意里却没有半分真诚。这些日子里,她吃不好也睡不好,就连看到喜欢的法宝也不敢出手,唯恐遇上杨天这个大魔头;就是这么巧,她今天不过是路过峨嵋,发现有一群猴子在追人,她便过来看看。没想到被追的人竟是杨天,她本来想偷偷离开,可是狼狈不堪的杨天又吸引住她;刚开始她不明白一个这么厉害的大魔头,怎么会被猴子追的这么惨?现在,她一切都明白了。当卢望水收好最后一件法宝时,她笑得更开心了,她倾着身子,一张俏脸几乎贴上杨天,她说道:“前辈,好像少了几件法宝喔!”“哦!那几件被我丢了。”杨天说道,那几件可是他拿来存放秘笈的宝贝,绝对不能还,所以他故做镇定的撒谎。卢望水看似不在意的轻笑,下一刻却猛然说道:“哦?那咱们的帐也该好好算一算了吧?”她贴得这么近,让杨天不由得向后缩了缩,期期艾艾的说道:“咱们有什么帐好算的?”“有,当然有。”她笑道,接着取出算盘,一五一十的算了起来。她说道:“我救了前辈两次,前辈总该有所回报吧!”杨天想到她的救命之恩,只得硬着头皮点头。卢望水见他点头,笑得更甜了,又说道:“前辈向我借了一百六十七件法宝,虽然有借有还,但是总是得算利息。”杨天只得再点头同意。卢望水更开心了,继续说道:“前辈失踪一年,小女子日思月盼,前辈难道不该补偿一下?”杨天又只能点头,完全无法反驳,接下来一大堆精神损失费、皮肤保养费……乍听之下,还都有些道理,只是让杨天越听脸越黑,他觉得卢望水比自己这个现代人还现代;卢望水这么算下来,杨天就是把自己卖了也赔不起,趁着她还在算利息的时候,杨天拔腿就跑。在知道杨天只是辈份高,武功及修为不怎么样之后,卢望水根本不怕他跑掉,她摇摇头,又算道:“逃跑一次,追捕费……就算一个法宝吧!唉,我真是太善良了。”杨天越想逃就越逃不快,而且无论他怎么运功,就是飞不起来,跑了不知多久,他只知道卢望水还在他身后,因此他完全不敢停下来,直到他前面终于出现一个人影。“大侠救命,大侠救命!”杨天一边叫道,一边扑上前去。只见那个身着书生装的人皱皱眉头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“一个……疯婆子……”杨天气喘吁吁的说道,话还没说清楚,卢望水已经追到了。“就是她。”杨天指着卢望水说道,然后立即躲在那个人背后。“妳又在干什么?”那个人竟然对卢望水问道。“哎哟!好姐姐,我是在追我的债主。”卢望水笑道。杨天一听到她们的对话顿时傻眼了,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认识,结果逃来逃去,竟逃进了老虎窝里,想通了之后,他也不跑了,干脆就地坐下来。“你怎么不跑了?”卢望水望着他,问道。只见她探着身子,眼神除了不解还透露着渴望,看来她大概是玩上了瘾。杨天则是完全不理她,只顾着休息。原来这个人叫卢霞,是卢望水的姐姐,喜欢女扮男装,她见卢望水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,开口说道:“妹妹,不要玩的太过份了。”杨天不再逃跑,卢望水也没了乐子,卢霞又开口说话了,她只好说道:“我算了一下,本来应该是一千零八十件法宝,看在姐姐的面子上,我算个整数,收你一千件法宝就好了。”“妳干脆杀了我比较快,我哪有那么多法宝?”杨天不满的说道。“真的没有?”卢望水怀疑的说道“没有!”杨天不耐烦的回道,要不是他打不过卢望水,他非狠狠的扁她一顿不可,他可没有不打女人的观念。杨天摆出一副“我就是拿不出来,妳能奈我何?”的架式来,让卢望水也无法太为难他,不过有仇不报不是卢望水的作风。她眼珠子一转,看着仍在争斗的猴群,瞬间就有了一个整人的主意,她一把抓起杨天,倒了一颗丹药在杨天手中,说道:“这颗九转丹能抵普通人二十年修为,是我很辛苦才借来的,今天就送给你吧!”她突如其来的转变让杨天有些吃不消,他心想:“难道我的好运来了?”然而他还没会意过来,已经被卢望水带到猴群旁边,只见卢望水吹了一下口哨,指指猴群,又指指杨天手中的丹药。猴子们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,咬牙切齿的扑向杨天,卢望水拍了杨天一掌,便立即飞身后退,惊醒的杨天虽然不知道猴群为什么又向他扑来,但是他还知道要逃命。只见一大群猴子追着杨天……手中的丹药跑,而傻楞楞的杨天不知原因的跑给猴子追。“小水,妳可真大方啊!连九转丹都舍得送人,妳不会是看上他了吧?”卢霞笑吟吟的问道,一副看好戏的模样。“姐姐乱说什么?姐姐可知天下有哪儿能做出这等灵丹妙药?”卢望水说道。“妳是说……”卢霞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。“不错!妳说我敢服吗?既然不能服,又只能看着,还要怕人抢走,不如丢了。”卢望水得意的说道。“小水,妳真是坏透了。”卢霞摇摇头,说道。卢望水见卢霞相信她的说词之后,悄悄放了心,却仍是觉得不太好意思,只是脸上未泛红晕,便被她压抑住。“姐姐,我们好久不见了,等一下找个地方聚一聚。”卢望水说道,拉了卢霞就走。“那他呢?”卢霞有些迟疑的问道,因为她看猴群似乎很愤怒的样子,极有可能要了杨天的命。“不用管他,他身上已经没有法宝了,我又不是他的保姆,理他做什么。”卢望水嘟着嘴说道,她在自己的姐姐面前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。她既然这么说,卢霞也不再多嘴,抱着各人自有各人造化的想法,两人相携离去。两姐妹在镇上找了一间酒楼开心的吃吃喝喝,可是她们一快乐,就有许多人快乐不起来了,只见有人悄悄退出酒楼通风报信,百花仙子再现的消息立即传遍了整个修真界。不知道卢望水对这件事情是毫无所觉或者是根本就不在意,她悠闲的问道:“姐姐,妳怎么也下山了?”卢霞饮了一口茶,把杯子放在手中,轻轻的搓动,过了一会儿才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只是觉得这些日子以来常常心绪不宁,恐怕是快到渡劫期了,所以才下山来找你。”“真的吗?太好了,姐姐需要什么东西渡劫?妹妹一定帮妳找齐。”卢望水高兴的说道。卢霞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就连渡劫是什么样子也不清楚,所以我才来找妳商议。妳在修真界闯荡那么多年,应该知道一些事情吧!”

  原标题:日本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96例 累计确诊15575例

原标题:美股反弹不足喜?激进大佬警告08年金融危机或重现,投资者需“格外小心”

  新浪娱乐讯  据日本媒体报道,曾出演《水户黄门》、《大冈越前》等影视作品的演员内田胜正于1月31日去世,享年75岁,据所属事务所透露,死因是肝癌。

,,四码中特免费精选结果
posted @ 20-06-05 03:18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白小姐单双必中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